你的位置: 首页 > yabo88下载亚博体育 > 现代言情 > 遇见,再也不见
主角是林诺罗程锦的小说在线阅读 遇见,再也不见免费阅读

遇见,再也不见芸莱

主角:林诺罗程锦
主人公叫林诺罗程锦的小说叫做《遇见,再也不见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芸莱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我像一只孤寂的鸥鸟,掠过你的世界,驻足你的心头;林诺,我要牵起你的手,把你捧在心头,就像畅饮一杯浓烈的酒;没有海誓山盟,只有默默地厮守,即使错过整个世界,不愿再错过你的双眸;林诺,我要牵起你的手,我们一起走出黑暗的尽头!...
状态:已完结 时间:2019-09-13 09:55:31
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
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
  • 章节预览

黑暗吞噬了周围的一切,路旁高大的树木笼罩在夜色里,树影丛胧,好似连绵的山丘。

车继续在黑色的夜里前行,车灯划过夜空,夜好像睡得很深沉,静谧而又安祥。

司机师傅警觉地踩了脚刹车,回头看了一眼浑浑噩噩的罗程锦。

罗程锦的喉咙里“呼噜……呼噜”地响着,像只熟睡的野猫,司机喊了一声:“喂,老兄,你没事吧?”

罗程锦嘴里含含糊糊地咕哝着,“没事!”

司机看着罗程锦并不碍事,又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。

车前方不断地有各种飞虫在灯光里一闪而过,更有躲闪不及的,把尸体留在了挡风玻璃上,悲哉。

偶尔有青蛙或是蟾蜍跳上路面,在灯光里慌乱地跳着,让人悲悯不已。

司机是个话唠,刚上车就打开了话匣子,“老兄,你要去哪儿?到了跟我说一声,我是卖水蜜桃的,刚签了笔单,老兄是做什么的?看你的样子像个老总。”

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打量着罗程锦,昏昏沉沉的罗程锦依旧双目紧闭,头靠在座椅上歪到一侧。

“怎么了,老兄,失恋了?有什么难事?都不打紧,到我们屯里吃两个水蜜桃就什么事都解决了。”司机不放过任何推销的机会。

一路上司机的嘴皮子一直没闲着,三句不离水蜜桃。

“老兄,你到哪儿,是到孤儿院吗?”司机师傅问了一句,蘑菇屯附近唯一的场所也就是孤儿院了。

“前面就是孤儿院,你要是再不下车就跟我去蘑菇屯了?尝尝我们屯的水蜜桃!”

“下车!”罗程锦拉开车门就要下车,水蜜桃快要把罗程锦的耳朵磨起茧子了。

司机师傅停下了车,来到侧门帮罗程锦把车门打开,试图扶着罗程锦下车,罗程锦拒绝了,一把推开了他。

司机师傅关好了车门,说道:“老兄,我看你气宇不凡,像个老总,公司要是用水蜜桃就给我打个电话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说着司机师傅就把两张名片塞进了罗程锦的口袋里。

司机师傅看了一眼罗程锦说道:“老兄,那我走了,你保重啊!别忘了我的名片!放在你的口袋里了!”

罗程锦朝司机摆了摆手,那个卖水蜜桃的司机开车走了,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。

月笼轻纱,孤儿院暗红色的铁皮大门赫然出现在眼前,罗程锦依稀记得二十多年前是鲜红色,或许是风吹雨淋退了颜色。

罗程锦的酒醒了一半,脑海里品味着自己五岁前的记忆……

那时在红色大门的两侧是两个花圃,还有两排的篱笆,花圃里是孩子们栽种的各色小花,火红的鸡冠花,淡紫色的鼠尾草……七扭八歪的,却也开得色彩艳丽。

罗程锦记忆最深地是金黄色的太阳花,在记忆深处,开得是那样地灿烂。

如今没有了篱笆,没有了花圃,被划成了停车位,应该是供周末来做慈善的人们停车用的。

淡蓝色的围墙,借着星光,依稀可见墙面上画着别具童心的图案,灿烂的太阳花,五彩的虹,碧蓝的天空,飘絮的云朵……

围墙里高大的玉兰树伸出了茂盛的枝丫,此处的玉兰树的树冠要比程锦家里那棵孤独的玉兰更高大更茂盛。

想想家里种的那棵孤独的玉兰也有十多年的树龄了,从美国回来的罗程锦执意要种下的。

红色的铁皮大门有股神奇的魔力,像哈利的磨法石,深深地吸引着罗程锦去触碰它,可罗程锦却莫明地止住了脚步。

罗程锦犹豫着,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能向前迈出一步。

二十多年前自己从这里离开,梦里无数次回到过这里,每次醒来心里那份沉沉地羁绊会痛着。

清醒的时候罗程锦不敢想起,也不能想起,文华妈妈无数次叮嘱过自己,千万不能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去,那是雷区,一旦触碰,会粉身碎骨,体无完肤。

罗程锦抬起头,星空依旧璀璨,无数的星星点亮了夜空,罗程锦寻找着最亮的那颗星。

那颗星今晚格外闪亮,像林诺深邃的眼眸,一眨一眨地,璀璨的星光拂过罗程锦的心头,昏暗的世界突然有了光彩。

罗程锦不再犹豫,他走向前去,伸出手触摸着红色的大门,透过大门的缝隙向里面张望着,一切如旧。

小的时候,罗程锦无数次从这条门缝向外张望,偶尔看到大街上有孩子牵着妈妈的手,蹦蹦跶跶,无比的快乐,小程锦会看得流下眼泪。

大门紧锁着,罗程锦知道跳进去还是轻而易举的事,二十多年前他就钻过,从铁门下钻出去的,为了给林诺买棒棒糖。

那是在跟林诺分开的前一个夜晚。

罗程锦向后退了几步,突然起步,向上奋然跃起,一把抓住大门上方的铁栏杆。

“哗”地一声,罗程锦感觉到上衣撕开了口子,罗程锦用力向上爬着,爬到了最高处,腿一抬跨进了孤儿院的大门里。

罗程锦的心里怦怦地剧烈地跳动着,一种异样的激动扣动了罗程锦的心弦。

罗程锦双手抓住上面的铁栏杆,向下看了一眼,用力一跃,跳到了地面上。

只是感觉脚踝有些痛,罗程锦活动几下就不碍事了。

熟悉的石板路,在踏上去的那一刻,罗程锦的心头一紧,长吁一口气,“我又回来了!”罗程锦低声地说了一句。

心头涌起少小离家老大回的万千感慨。

顺着石板路向前走着,是一幢四层的老楼房,西侧还接了一段厢楼。

深红色的墙,上面爬满了青藤,月光下一片浓郁的黑绿,罗程锦记得在自己离开的时候,只是爬了一半还不到的位置,刚刚触到二楼的窗檐。

在左侧是两间平房,孩子们的活动室,二十多年过去了,这里依旧是记忆中的老样子。

忽然罗程锦觉得脚下变得坑洼不平,罗程锦低头看着,借着星光,罗程锦泪奔……

罗程锦双膝跪地,用手抚摸着地上一双双的小脚印,那是每一位被送到这里的孩子们留下的,程锦并不记得哪双脚印是自己的。

也无法辨析哪双是林诺的脚印。

罗程锦想起了小林诺来到孤儿院那天的情景,仿若置身于时光隧道,穿越到了二十多年前……

那天院长把小林诺带进来,她不停地哭鼻子,穿着粉色的小公主裙,胸前有个大大的蝴蝶结,扎着小马尾,脚上穿着漂亮的粉色的皮鞋,长长的睫毛上粘着眼泪。

昊昊忍不住跑了过去,把手里的一支棒棒糖递给了哭鼻涕的女孩儿。

那根棒棒糖是来做慈善的阿姨送给昊昊的,没舍得吃,一直攥在手里。

小女孩儿接过棒棒糖,抬头看了一眼昊昊,眼里噙着泪,嘴角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像朵太阳花。

跪在水泥路上的罗程锦想起了徐院长,不知道她怎样了,在遇到文华妈妈之前,她是罗程锦眼里最亲的女人,也是最美的女人。

罗程锦站起身,几步来到了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的地方,小游乐场,那里有秋千、滑梯、蹦床、跷跷板……

一切都换新的了,罗程锦推了一把秋千,林诺不在上面,秋千空空地荡着,很孤独。

罗程锦走到跟林诺一起看星星的石阶上,坐在那里,星空如旧,只是人不同。

仰面躺在石阶上,罗程锦半睁半闭的眼睛凝望着星空,看着看着睡着了。

冷冷的星光洒在罗程锦的脸上,更加地孤独,更加地无助。

夜幽深,风萧瑟,罗程锦蜷缩在一起,瑟瑟地抖着……

天亮了,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吃过了早饭,有一个班的小朋友被老师带出来在院子里面活动。

孩子们像刚笼的鸟儿,叽叽喳喳,快乐无比。

有一个小朋友跑到了游乐场去玩滑梯,玩着玩着他发现在石阶上躺着一个人,一动不动。

小朋友胆子很大,慢慢凑过去用手捅了一下,罗程锦没有反应,那个小朋友就跑开了,他要去找老师。

“小珂老师,小珂老师,那边有一个人死了!”小朋友边跑边喊着。

那个被叫做小珂的老师楞了一下,“东东,不要吓老师,怎么会呢?”

东东用小手指着游乐场的方向,“在那边,在石阶上!小珂老师,我没骗你,我捅了他一下,他没动。”

小珂老师的脸立时变了颜色,她顺着东东指的方向慢慢地走着,果然看到石阶上躺着一个人,的确一动不动。

小珂老师有点胆怯,一点一点凑近看了一下,是位年轻人,额头上起了好大的一个包,有些发青,上衣的袖子撕开了,几乎要掉了下来。

小珂老师大着胆子仔细地瞧过去,他脸色通红,嘴唇有些发紫,有呼吸,露水打湿了他的衣服,连头发上都是露水,还挂了蛛网。

小珂老师壮了壮胆,走上前去用手推了两下,那个年轻人只是哼哼了两声。

吓得小珂老师退了回来,把小朋友们都拢在自己的身后,“走,小朋友们,我们都回到教室里,走,跟着小珂老师走。”

东东又跑到小珂老师的面前,“小珂老师,我没骗你吧,小珂老师,他死了吗?”

“没有,好像受伤了。”胆小的小珂老师要把孩子们带回教室去。

没一会儿的功夫,小珂老师把院长领到了那个年轻人的面前,后面还跟着孤儿院里一位后勤师傅,“院长,我扒拉他几下,他只是轻轻地哼了几声。”

徐院长戴上挂在胸前的老花镜,凑近看了一眼,把手搭在了年轻人的额头上,感觉很烫手。

徐院长细细地端量了一下面前的年轻人,脸上露出惊讶之色。

老院长又扒开罗程锦的头发,细细地查看了一番,然后直起身,故作镇静,眼睛却湿润了,皱了几下眉头。

“烧得很厉害,应该是着凉了或是感冒了。”徐院长转身对后勤的师傅说道:“吴耀祖,你把他扶到医务室去,让胡杏儿帮他量下体温。”

吴耀祖走上前去扶起了罗程锦,罗程锦嘴里嘟囔着什么。

小珂老师问道:“院长,他好像嘟囔着林什么?”

徐院长说道:“烧糊涂了,说得那些都是胡话。”

小珂老师又瞥了一眼昏迷的陌生男子,“长得还蛮帅气的。”小珂老师嘀咕了一句。

吴耀祖把罗程锦扶到了三楼的医务室。

胡杏儿正在电脑上整理着材料,要把孩子们的信息录都录到电脑上,看到吴耀祖扶进来一个陌生人,胡杏儿赶忙站起来帮把手。

胡杏儿帮着把扶进来的陌生人平躺在了病床上,然后问道:“哪来的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我也想知道,可能来自X星球吧!”吴耀祖笑嘻嘻地说道。

吴耀祖只要看到胡杏儿就像看到了一树杏花儿,总是笑嘻嘻的模样。

“真是韩剧看多了,那一会儿我检查完,你再把他送回X星球上去?”胡杏儿边说边给罗程锦量着体温。

“是一个小朋友在小游乐场附近发现的,谁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,至少现在没人知道,只能等他醒过来才会知道。”吴耀祖瞟了一眼罗程锦说道。

“看上去烧得不轻呀!怎么好像有股酒味,吴耀祖,你喝酒了吗?”胡杏儿问,又张大了鼻孔闻了闻。

“怎么可能,上班时间怎么能喝酒呢,你可别瞎说,我今年还要争取当先进呢!”说着吴耀祖还有些小得意。

“哈哈,你当先进,还要等猴年马月吧!”胡杏儿嘲笑着,讥讽道。

吴耀祖听了胡杏儿的话,想生气可又有点气不起来,叹了口气,“哎!也是,都争了好几年了,也没当成先进,差点成了后进。”

吴耀祖脸上的小得意一下子全没了。

突然吴耀祖看到靠床的地面上有张卡片,捡起看了一眼,然后读着:“蘑菇屯——水蜜桃销售经理——王大宝。”

吴耀祖一字一字地读着。

胡杏儿听着吴耀祖念完之后竟然哈哈地大笑了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胡杏儿,有什么可笑的吗?”吴耀祖总是弄不懂女孩子一会喜一会悲,真是喜怒无常。

“这么老土的名字,还王大宝,还不如叫王宝宝,或是王蜜桃,呵呵……”胡杏儿咯咯地笑着说。

胡杏儿是一位特别爱笑的女生,可能是爱笑的女生运气总是好的,每年年底都会被评为先进。

胡杏儿笑起来也很耐看,脸上一边一个浅浅的小酒窝,像一朵花开,可发起疯来吴耀祖可是领教过,他从来不敢招惹胡杏儿。

“总算遇到比我的名字还土的了吧?土得直掉渣,反到是把我的名字显得文雅了些。”吴耀祖又略带得意地说道。

胡杏儿没搭理他,伸出胳膊看了看表,取出了体温计,举起来仔细地打量着,“噢,我的天呢,四十二度多,我要先给他开点退烧药,不然要烧成火炭了。”

胡杏儿到药房取了一盒退烧药,然后对吴耀祖说道,“还楞着干吗,还不快倒点水?”

吴耀祖哪敢怠慢,赶紧倒了一杯水,试了下温度刚好,递到胡杏儿的手里。

胡杏儿一手扶起罗程锦的头,一手把药放进了罗程锦的嘴里,把杯子举到罗程锦的嘴边。

罗程锦把药喝了下去。

看着帅气的男人躺在自己的臂弯里,胡杏儿的眼里柔情似水,春心荡漾,脸色也一阵红过一阵。

罗程锦把药喝了下去。胡杏儿又正面端详了一眼罗程锦,“蛮帅的,怎么起了这么老土的名字。”

吴耀祖听了胡杏儿的话嘴一瞥,“你们女人个顶个花痴!”

胡杏儿把罗程锦的头轻轻地放到了枕头上,怒目圆睁,双手叉在腰间,“你说什么,有胆量你再说一遍!”

吴耀祖最怕这时候的胡杏儿,像是母夜叉附体,三十六计开溜为最上策,他撒腿就跑开了。

“花痴!”吴耀祖边跑边喊道。

胡杏儿又捡起了那张名片,上面果真写着王大宝。

“还真是个卖水蜜桃的。”胡杏儿小声嘀咕着。

胡杏儿把目光移到了罗程锦的脸上,他的眉头一紧,胡杏也不禁跟着心动。

胡杏儿痴痴地看着,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有很多的工作没做完,孩子们的信息只是录到一半还不到。

“我最爱吃水蜜桃了!”胡杏儿看着罗程锦说道,脸上泛起了红晕,像一朵盛开的桃花……

小说《遇见,再也不见》 第十四章 魂牵梦萦 试读结束。

    1. 冤家小说

      好书文学网冤家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冤家小说大全,打造冤家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冤家小说免费阅读。看冤家小说,就上好书文学网。

    1. 宫廷小说

      好书文学网宫廷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宫廷小说大全,打造宫廷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宫廷小说免费阅读。看宫廷小说,就上好书文学网。

    1. 现代小说

      好书文学网现代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现代小说大全,打造现代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现代小说免费阅读。看现代小说,就上好书文学网。

    1. 婚姻爱情小说

      好书文学网婚姻爱情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大全,打造婚姻爱情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婚姻爱情小说免费阅读。看婚姻爱情小说,就上好书文学网。

    最新小说

    书友评价

    编辑推荐

    热门小说